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好吧,我坦白我不应该在睡觉之前看《不毛地带》的。这个,让我先吐槽下《不毛地带》再来说我做的梦。作为台庆剧,其实并不失格,但我始终找不到当年看《白色巨塔》那种寒毛倒竖的感觉了。如果说《白色巨塔》里的每个角色都让人觉得又爱又恨,最后还是爱>恨的话。那《不毛地带》完全就是,里面每个人都很讨厌,让人恨不得冲上去抽一巴掌的那种讨厌。我不能原谅壹岐(唐泽)背叛他的妻子佳子(和久井),去跟秋津(小雪)厮混在一起。先不说从《东京仙履奇缘》的后遗症,小雪那长得说多难看有多难看没演技还挑战我的审美极限的脸我就没办法接受,借用一句话就是“小雪丑得让我心碎”。就算佳子已经去世,我也还是不能容忍!撇开这些不说,可能这些事不关己的商战片很难入戏也是我不太喜欢《不毛地带》的原因之一。好像《白色巨塔》那样医院题材的戏,一旦上升到人性的高度,就很容易联想到自身,一入戏,就变得很好看了。但还在追,为了唐泽。

槽吐到这里。来说说我的梦。估计是我对壹岐和佳子的怨念太深。梦见了我变成了他们的女儿(不许笑!听见没有!)。而做梦的当时,佳子已经去世了。我梦见作为父亲的壹岐给我做了一盘菜,说是妈妈佳子生前经常做给我吃的,他让我尝尝有没有妈妈佳子的味道。然后我就哭了,哭着说,我根本不记得它的味道,她活着的时候,我也没有机会吃到,不是才刚刚见面而已嘛!于是爸爸壹岐说,是啊,小时候没有住在一起啊。之后突然醒了过来,一阵揪心。寂寞了……真是的……

******************

中午在外面吃饭,电视里都是海地地震的消息。悲惨得让人觉得所谓同情所谓救助都苍白得如同白纸。反正某些事我不认同不理解不原谅,我觉得那是可耻的事情。就算别人是有目的才这么做,但那不能成为不这么做的借口。至少别人在做事情。不要用这些自以为清高的理由作为冠冕堂皇的借口,一点都不光荣,一点都不值得炫耀。

报纸上写:“明天,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被扎了一刀。

*******************

晚上回家上网,结果第一件知道的事情是声优·郷里大辅去世的消息。我并不知道他的声音,知道他还是两天前跟非一吐槽高达EXPO时他囧囧有神的穿着。我们说了很多没心没肺的话。结果,昨天还在眼前笑着的人,今天,他从这个世界离开了,他死在大街上,他是自杀的。震惊之余,真的觉得难过。生命怎么能这么脆弱。我又想起了去年近藤桑的去世。和今天一样,就在前一天晚上我才看了在ray和ark15周年纪念那张DVD里,采访他时,那踌躇满志的得意样子。明明前一天还在说着,黄毛先生真是可爱这样的话。而现在我坐在椅子上,眼泪掉下来,不停地问着为什么会这样子啊。没有答案。生命真的是那么长,那么短,那么坚强,又那么脆弱。

*******************

在校内上,有个刚去都柏林的姑娘,幸福的晒着照片,说自己太喜欢爱尔兰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要留在那里了。而我刚到都柏林时,也是那样的感觉。真的美好。那张在圣三一门钟楼前的照片,让我心里一动。而现在感觉爱尔兰对我,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不敢回望,感觉一回望,心就会闷闷的一声碎掉了……

*******************

最近觉得奥华子的歌和声音很好听……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还是不厚道的笑了笑……8过。。越看越down了……